提示:牢记发布页,永不翻车!: xx88.me
  • 首页  »  古典武侠  »  负心郎[作者:不详]

    负心郎[作者:不详]

    发布于::2020-10-29 08:30:03来源:

  • 一名神秘的书生,靠着他能言善道的口才及俊美的面孔,欺骗了无数的良家妇女,除了令她们献出芳心外,还夺去她们宝贵的贞操,究竟此人能否受到应有的报应?天网恢恢,他自然难逃包大人公正之手…江南水乡,暮春三月,夕阳西下
      一个书生,满身血污,踉跄的奔向江边,他似乎是遭人追杀似的:“救…救我…”
      书生十分英俊,他的相貌是足以令女子动心的那种!
      在他身后半里,有两个拿着大刀的黑衣人直奔过来:“袁凡,你出来受死!”
      书生走到江边了,近岸只有一只小船,摇着橹的,是个妙龄艇姑。
      她样子虽然普通,她却有一双细而长的凤眼,笑起来时,十分“骚”:
      “公子,要过江吗?”她用力一撑,小船就贴岸。
      满身血污的书生爬了上船,就叩了个头:“姑娘,在下袁凡,给两贼追杀,你…你渡我迅江吧,迟了…恐怕残命难保。”
      他手、背有三、四处刀伤,虽非见骨,仍在淌血。
      艇姑望了望远方:“他们快追到了,你…为什幺和恶人有瓜葛?”
      她一撑,小船就离岸边。
      “那是我的族叔…想杀了我,瓜分我…父留下的田产。”
      袁凡吁了口气,他见脱险,就在舱中解衣察看伤口。
      他露出结实的胸膛,艇姑忍不住连连偷看他的身体。
      袁凡很壮,不似文弱书生,他裤裆似有“长物”凸现出来,他忙于替伤口搽上金疮药。
      艇姑吞了口涎沫,她杏脸徘红,心想:“好俊悄的男人呀!”
      小船荡出江心,艇姑扬起帆:“今晚,我可能回不了家,相公…你可要多给我银子呀。”
      袁凡将伤口包好,展开笑面:“一定,我过了江就给你一两银。”
      艇姑咬了咬朱唇:“再夜一点,就不能行船了。”
      江面上已泛起雾气。
      袁凡看看艇姑,胸脯鼓鼓的,腰肢幼幼,两腿修长,别有一种风韵…“你叫什幺?”
      “水灵。”艇姑媚笑:“我父母遇了世,是和远房伯父住那边。”
      她指指江的远处,依稀可见,渔火灯影,两人越谈越投契。
      “水灵,这名倒有点灵气。”袁凡突然一拉,就握着她的手,将她牵入舱内。
      “喔,你…”水灵似乎想挣扎又乏力似的,袁凡把她一压,就压在席上。
      “你…鸣…”她的嘴被他的唇封着。
      袁凡伸出舌头,轻舐她的唇:“水灵…你救了我…我娶你做妻子好不好?我家住清水钣算是大户。”
      他的手,就摸向水灵的乳房上。
      她的衣钮被他解开,两只乳房露了出来。
      水灵的奶子浑圆而结实,奶头、乳晕都是小小的。
      她的皮肤虽然稍黑,但胜在弹力十足,而且摸上去时,似丝绸般滑。
      袁凡的掌心一搓过她的奶头,她似黄豆似的蓓蕾就发硬凸起。
      “啊…真美。”袁凡一俯头就含着她一颗奶头,他轻轻的吮着,再用舌头去撩乳头四周的乳晕。
      “哎…啊…”水灵的身子抖颤着,她的手,大力的抓着袁凡的头巾,她不停的喘着气:“不要…不要…”
      袁凡的肩、宵伤口,虽然有点痛,但他已混然不觉,他右手握着她男一边的肉球。
      他的手不能满握,水灵因为摇船久了,胸脯发育得十分健美。
      他五指一握,深深的嵌入乳房的肉内,然后松手,水灵的椒乳上,就留下五个淡红的指印。
      袁凡的嘴,像贪心的婴儿一样,含着她的奶头,轻齿两下又狂啜。
      “哎…我的肉…啊…”水灵的手大力地按着袁凡的头:“阿…不要…要…”
      她变得语无伦次,她略为挣扎,小舟就轻荡起来。
      “唔…噢…”袁凡只觉她两乳摇来摆去,塞注他口中的奶头,亦因小舟的摇动而滑出口中,他大力的握住水灵的肉球,用牙咬着她的奶头。
      “哎…不要咬…啊…”水灵的奶头已凸起变硬,十分灵敏,她两腿不期然就一钳,钳着袁凡的腰。
      她的牝户“左右”的揩擦在他的小腹上。
      袁凡的阳具仍未勃起,但水灵的感觉是…那是一根大东西。
      他仍在啜乳,不过,手已经垂下来,去解水灵的裤带。
      “不,啊…”水灵口虽叫着,但却没有阻止他的动作。
      船舱的空间很细,两人动作一大,船就摇幌得很利害。
      “噢…好美…”袁凡终于扯下她的亵裤了,她平坦的小腹,及红彤彤的牝户就露了出来。
      天边还有馀晖,他可以清楚地看着她的阴户,那里毛毛不多,只有当中的小菁,阴唇没有外露,肉缝是紧紧的。
      水灵羞得杏脸绯红,她闭上眼睛:“不要看我,不许你看…”
      袁凡没有理会,他反而用手扒开她的腿,像要仔细看清楚她“里面”。
      “啊…不要…”水灵羞得用手掩着双眼。
      袁凡除了看之外,还伸长手指去撩拨她的嫩肉:“有汁流出来了。”
      “你…你好坏。”水灵发出像呻吟的声音,她鼻孔的喘息越来越急。
      袁凡故意将中指伸进她的牝户去,然后再抽出来,指头儿都是滑滑湿湿的。
      他将湿湿的手指放到鼻端去闻:“好香。”
      水灵忍不住了,她抬起一足,就去踩他的肚子。
      她足踝很瘦、很白,因为摇船关系,她是赤足的。
      “啊…唷…”袁凡轻叫起来,她的足趾,不偏不倚地,正好踢在他的阳具上。
      袁凡掩着小肚:“命根子给踢伤了!”
      “你怎幺了?”水灵张开眼。
      袁凡一手搓揉着裤裆,一手去解裤头:“你看看!”
      他露出一根紫红色的肉棍来。
      “噢!”水灵看了一眼,面孔发烫,他的“东西”虽未完全勃起,但亦有四寸长,龟头很大,实在吓人!
      “本来这里是红色的,现在,变成紫色了。”袁凡握着肉棍儿:“你要给我治一治才行。”
      水灵咬着唇皮:“怎样个治?”
      “你用小嘴亲一亲他。”袁凡握着阴茎:“醮点儿口水就会好的。”
      “我不要!”水灵用手掩着嘴。
      “你不要?我可痛死了。”袁凡搓着阳具叫痛。
      小舟又左右摇动起来。
      水灵面红红的跪了起来,她白了袁凡一眼。
      他乘机将她的头一按。
      “鸣…喔…”水灵张嘴,含着他受伤的阳物。
      “噢…”袁凡嘘了口气,他的阳物马上变硬,再变硬…“鸣…”水灵瞪大眼,她嘴角淌出口涎,那根东西在她口内暴胀,似乎直涌到她喉咙去一样。
      袁凡按着她的头:“好娘子,你就舐我那里吧。”
      “鸣…”水灵勉强舐了几舐,她只觉他龟头流出些滑滑的液体:“够了…”
      她推开他,连连的吸了几口气:“这东西…啊…”
      她惊觉他的肉棍已变了六寸长:“卡在喉里…我透不到气。”
      袁凡淫笑:“好…我就让蛇儿钻洞吧!”
      他把她一拥,两人又滚往舱里,小舟又幌动起来。
      袁凡不习惯水上生活,他的肉棍儿虽怒挺,但插了几下都是顶在水灵的肚皮上。
      水灵有心献身予袁凡,她突然屁股往上一迎,两腿左右稍张,双手搂着袁凡腰眼。
      他握着的肉棍这是才可顶利入“港”。
      “啊…啊…”水灵眉头一皱,娇喘起来:“轻一点…好胀…好胀…”
      袁凡六寸多长的肉棍,全插进她牝户内,他根本不须动,舟已左右摇幌。
      水灵:“呀…哎呀…”呻吟着,她眼角流出泪光。
      袁凡只要觉得阳具插在一处又紧窄、又湿润的肉缝内,他不必用气力,就弄得水灵死去活来似的。
      舟在江上漂流着,水灵眉丝细眼,荡态撩人,她腰肢摆妞,屁股旋磨,逗得袁凡大乐。
      “哎…肉啊…我的肉…”她娇喘着。
      袁凡将面伏在她胸脯上,偶然抬起屁股插一两下,就弄到水灵呻吟不已。
      他望到她的奶头,凸硬有如红枣般,乳房渗出一点点的汗珠。
      《负心郎》(二)
      又挺了百数十下。
      “哎…受不了…胀死啦…”水灵只是两眼翻白紧搂着他。
      袁凡又狠狠的捅了数十下,才一阵抽搐:“丢了…都赏你吧!”
      他龟头喷出一道白浆,直射水灵花心深处。
      袁凡露出满意的神色。
      而水灵呢,就紧紧搂着他,亦是一面满足神情。
      “袁凡,我已经是你的人了,这几天,你就叫媒人来绿香村,讨我过门。”
      水灵突然张开口,就狠狠的往他肩膊咬下去。
      “哎唷。”袁凡痛得泪水直标。
      她咬得很深,牙齿入了肉,袁凡胳臂上多了两排血印:“你疯了。”
      “不…我们水上人家,是不会放过负心汉的。”
      水灵幽幽的:“这牙印要你今生今世都记着。”
      袁凡陪笑:“我一定记着,今天没有你,恐怕我活不了,我回清水镇后,一定找人登门提亲。”
      水灵大概满意了,仍揽着他不放,袁凡那软掉的阳具,仍插在她的牝户内。
      “今次幸好找到这艇姑…”袁凡细想,“否则他们沿江搜索,一定会找到我…把我杀了。”
      “现在我躲在舟上风流快活,看你又奈我如何?”袁凡想到这里,很开心的笑了起来。
      究竟谁要追杀袁凡呢?
      江边的黑衣大汉,绕着岸边找了几个时辰,直到初更才散去。
      而袁凡就和水灵,在舟中缠绵到天亮…
      袁凡英俊而阳具长,当然获得水灵开心,她梅开二度后,才将舟驶到下游,放袁凡上岸:“记住尽快找人到绿香村莫家提亲。”
      水灵依依不舍。
      袁凡没有给她银两,只是送了块玉佩给她:“这就是订情信物,我很快就会来提亲的!”
      他上岸接就一溜烟的走了。
      水灵搓着小腹,倒觉得给袁凡弄过几次的牝户,有点隐隐作痛:“好大的家伙,差点行路也痛哩。”
      她摇船返家,自不然给疏堂伯父责骂,此是后话,按下不表。
      话说袁凡上岸后,买了一套乾净的衣服,换过了血衣,竟然一直往北走。
      他似乎忘记了迎娶水灵的事。
      他行行重行行,竟然朝着开封府而来。
      袁凡本有几两银子做盘川的,但一路花费下,几天后,剩下的钱已不多。
      “好,待我看看这县有什幺大户人家。”他这天走入了县了县城,四处逛。
      他走过一条街巷时,突然听见园子里有女子嬉笑声。
      袁凡觉得笑声甚为甜美,忍不住就攀墙去偷看。
      这户人家住的是大宅,园子里有假山石、草木花卉。
      一个妙龄少女,正在园内打千秋。
      她眼大样甜,笑起来时,面上有梨涡,皮肤甚白。
      袁凡伏在墙头偷看:“真是绝色丽人,骨肉均匀,双腿修长…”
      少女不知袁凡偷看,还在用力摇千秋,她胸脯起伏着,袁凡看得痴了,一不小心就从墙头跌了下来。
      “砰!”的一声,他撞到墙,趴在地上半晕过去。
      园内少女十分好奇,她打开园子的门,探头出来看。
      袁凡和她,刚好四目交投。
      “真美!”他赞了一句。
      而少女媚笑了一下,粉脸通红:“你做什幺?”
      “我…我寻亲不遇,肚子又饿,所以脚软跌了跤!”袁凡撒谎时,面上露出了肚饿状:“小姐你贵姓?”
      “我…我是胡惠芳。”少女娇笑:“你坐一坐,我叫爹爹来。”
      她扭转头,一溜烟走了。
      袁凡镇静的坐下来。
      很快的,胡老头就出来了,他见袁凡一表人材,内心似乎很欢喜,马上请他到屋内用饭。
      袁凡在食饭时诉说自己是秀才,但家道中落,本来想赴京应考,但缺乏盘川,寻亲不遇…
      “袁公子,”胡老头请他留在家暂住:“过几日我派人陪你尊亲,假如找不到,你可以在我家的药店帮手,赚到旅费再赴京也不返。”
      袁凡答应了。
      而胡惠芳似乎对他十分好感,站在远处对他媚笑。
      “这个小妮子情窦初开,假如我挑之逗之。”袁凡暗暗打定主意。
      他在胡家停留了半个月,这晚,袁凡有所行动了。
      初更时分,他悄悄的摸向惠芳的寝室。
      惠芳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她渴望有男人摸摸她,搂搂她。
      她张开双腿幻想着,这时袁凡推开了窗爬入房。
      “是你。”惠芳有点吃惊。
      “是我…小生想得小姐好苦!”袁凡一窜就到床前,目光灼灼的。
      惠芳身上只有薄裙和胸兜,两乳轮廓清晰的印在衫上,她满脸通红:“登徒子,你快走…否则我叫起来,阿爹一定将你送官。”
      袁凡嬉皮笑脸的:“我不走,我死也不走。”他一握着惠芳的手。
      她的小手白嫩,就像无骨一样。
      “你…”惠芳的手被他握着,她心跳加速,混身发抖,叫也叫不出来。
      袁凡身子一倾,就将她压落诱榻上,他阔大的胸膛,压在她胸前双丸上,只觉滑美而有弹力!
      惠芳的乳房和水灵的不同,水灵是结实硬朗,她就是软中带有弹性。
      惠芳的心跳得很利害,袁凡可以感觉出她胸脯中跳跃的心脏。
      他嘴巴一凑,就吻在她的朱唇上。
      “唔…你…”惠芳娇呼,但她一张嘴,他的舌头就伸进她嘴内。
      “鸣…”惠芳不断的抖。他的舌头伸进她口腔内,不断地搅动,有时撩拨着她的柔舌,有时吸吮她的香涎…
      情窦初开的她,整个人溶化了。
      她双手左右摊开,抓着被角。
      袁凡探深的吻着她,他似乎要把她的口涎吞个净尽似的,惠芳羞得闭上了眼。
      他吻了半顿饭的时间,似乎吃光了她的口水,他的嘴,突然改变吻在她的颈侧,而他的手就按到她的乳房上。
      “你…”惠芳整个人像晕个去一样,不过,她还有知觉。
      这是她初次被男人摸她的奶子。
      惠芳的衫很单薄,她的奶房不算得大,但亦不小,袁凡的一只手,刚好可以满握一个。
      虽然隔着衣衫,但他上手心的热力,恰好烫在她的奶头上。
      在摩擦下,惠芳的奶头慢慢凸起,发硬…
      袁凡的嘴仍在亲她的颈,吻她的肩,他闻到阵阵处女的幽香。
      “好滑好嫩的肉。”袁凡一边吻,一边赞叹。
      他的手察觉到惠芳已有动情,他惠芳像虚脱了一样,一任他施为慢慢伸手去解她的胸兜。
      “不要。”惠芳终于鸣咽的哭叫起来:“不要…”
      “傻女,怕什幺,你始终要嫁人的。”袁凡在她耳边低语,一边朝她的耳孔吹气。
      惠芳又崩溃了!
      他将手一伸,就解下她的胸兜。
      “噢…”惠芳本能的用手遮着胸前,但袁凡不给她遮挡,他轻轻的拨开她的手。
      她的乳房亮了出来。
      惠芳双奶很白,很圆,像反转了的饭碗一样,而奶头呢,却很大粒,乳晕亦很大片的,都是鲜嗽的粉红色。
      “真美!”袁凡俯下头去,轻轻在她的奶头上舐了一口。
      “噢…呀!”惠芳像抽筋似的,身体一阵抽搐她两粒腥红的鸡头肉,边得更硬,凸起来时亦越高了。
      袁凡像头狗一样,他的舌头就舐向她两只浑圆奶子上。
      “哎…哎…啊…”惠芳除了呻吟外,已放弃抵抗,她急于尝试俊男的滋味。
      袁凡吻遍了她的乳房后,见到她似藕般白的手臂,在腋下露出一小簇黑黑的腋毛。
      他的鼻子,俯到惠芳腋下,去闻她夹肋底的气味。
      “你…嘻…”惠芳笑起来。
      他鼻孔呼吸时的鼻息,喷在她的腋窝上,那份酸痒,是女孩子抵受不了。
      他拉起她的手。
      惠芳整个腋窝露了出来,她那里的黑毛,浓而直,很大团。
      在毛丛中,似乎还有一股似香非香的气味。
      他又深深的吸索几下,跟着他的嘴就凑上去吻…“嘻…啊…你…你…”蕙芳一边笑,身子边缩,他舐她腋窝,使她亨受到另一种乐趣。
      袁凡目的是要她放松。
      他知道惠芳是处女,假如一爬上床就作插击,可能令她由痛生怕。
      《负心郎》(三)
      他舐得几舐,口中已塞了几条腋毛,从她腋窝脱下的毛…“不要,很痒…”惠芳推了推他,她的小腹已主动贴向他胯下。
      她小腹下是灼热的,袁凡感受到她这一份热。
      他的手,轻轻的扫过她平坦的小腹。
      蕙芳的肚脐很深,肚脐下就是她亵裤的裤带。
      他轻轻的拉她的裤带。
      “不…”蕙芳双手按着裤带:“我给了你,你肯入赘我家吗?”
      “那…那…”袁凡的手停了下来。
      “我和你生孩子,生下来的头一个,要姓吴。”蕙芳娇呼。
      袁凡的手又往下摸,他摸到她亵裤前,已湿了一小片…他的手指,突然插向她的花心(阴核)上。
      “啊…噢…”惠芳身子差点弹了起来,接着她两眼翻白,像昏死过去一样。
      袁凡把握机会,就解下她的亵裤,她的牝户就露了出来。
      阴毛很多,黑压压的遮着那条粉红色的肉缝,惠芳的阴唇并未向外翻,但阴毛都是油亮亮的。
      她流出来的淫汁很多,所以弄湿了阴毛。
      “不…不要…”惠芳用双手捂住眼睛,她似有大病的呻吟,偶然还打冷战。
      袁凡望着她鲜红欲滴的牝户,突然俯下头来,他先用鼻子去嗅她的私处,然后就伸长舌头舐向她的肉缝。
      “你…你…啊…”惠芳又是一阵抽搐:“不要这样,不要。”
      她扯着袁凡的头巾。
      他没有停口,反而再扳开她的大腿。
      这样,惠芳的阴唇就翻了出来,弄出红彤彤的肉洞口!
      袁凡的舌尖凑了下去。
      他的舌头一缩,就舐向那嫩肉上…
      那些透明滑腻的汁液,香而味淡,有股似腥非腥的味道。
      袁凡一点也不在意,他舌头一抱,就将淫汁吞进肚内。
      “你…你…啊…啊…”惠芳起初速可以“哼”,到后来只是一味喘气。
      袁凡看着她眉丝眼表情,心中暗忖:“你虽是黄花闺女,又怎敌得过我花场浪客?
      今宵就开了你的苞!”
      他的手垂到胯下,解开自己的裤带。
      袁凡的阳具已斜斜发硬,他掏出肉棍子,就抵着惠芳牝户的顶部,揩了两揩。
      “啊…哎…不要。”惠芳身子抖了两抖,腰肢摆动,似想迎合,又像抗拒…“好哥,我怕…”
      袁凡握着自己的阳具:“小宝贝,不要怕,这是人生至乐之事!”
      他腰下用力一挺,“吱”的一响,大龟头就纳入肉洞内。
      “哎唷!”惠芳尖叫,她双掌平推,推向袁凡的胸膛。
      他的龟头虽进入肉洞内,但阴茎并未插进去。
      在惠芳尖叫时,袁凡腰肢再用力,“吱”的微响,他的肉棍儿有一半插进洞内。
      惠芳身子猛抖,双唇微张,不断扯气。
      “这姑娘下边倒是紧得可以。”
      袁凡羡叹了一声:“黄花闺女果然不同。”
      他双手扳开她的大腿,再用力一插。
      “啊呀!痛…”惠芳哭了出声,她十指如钩,直插向袁凡胸膛:“轻点…哎呀…”
      她下体虽然滑溜湿润,但此刻是无媒荀合,心情不免有点紧张,这紧张令到牝户抽搐,所以她稍有痛苦。
      但袁凡就大乐,他那话儿全挺进她肉洞后,被一团圆嫩肉包围,箍得紧紧的,那种滋味根本无法形容。
      他好不容易才拉出半截阳具,然后再塞回肉洞去。“噢…啊…”
      惠芳身子连连打冷倾,她不禁扭臀迎合,只是一味呻吟。
      “胡老头这关未过,我今番污了她的女儿,倒不能令她下体受重创。”
      袁凡想到这里,身子不动,只是将肉棍儿“浸”在她肉洞内,用那九浅一深之法去捣她。
      “呜…噢…”惠芳捱得十来二十下,紧张感已消失,她又哭又笑,一任袁凡抽送。
      袁凡是采花圣手,当然知道惠芳已渐“佳景”,他猛地用手托起她的肥屁股,跟着用力的连捣几下。
      “噢…啊…啊…”惠芳口角流涎,只觉得畅快无比。
      他的龟头顶着她的子宫头,磨了两、三下,亦觉一陴酥痒。
      “不好…要丢了…”袁凡面孔一扭,脑中一阵甜畅:“出来了,唉,丢了…”
      他身子一阵抽搐,那浓浓的精液,就朝她的子宫直射!
      “喔…喔…”惠芳只觉有些微温汁液,在她体内直流,而袁凡就搂得她紧紧,面颊贴在她乳房上喘气,她“喔”了两声,两人就躺在床上,动也不动。
      “一这女门户之紧,出乎意枓之外。”袁凡暗赞:“果然是人间尤物。”
      而惠芳呢,她脑中只想:“男人的东西,插了进来,摇几下就射精,似乎大快了,多抽送几下,不是更好吗?”
      她跟着感觉到他的阳物,在自己体内软缩下来,然后滑了出来。
      袁凡低头一看,只见惠芳肉洞口旁,倒流出一丝白涎,而白涎中,隐约可见几丝血渍。
      而在绣榻上,则有几滴鲜红血。
      惠芳亦察觉自己流血染席,她这时羞愧交加,不禁呜呜的哭起来:“你这姓袁的,午夜爬进我房内,盗我贞操,我…我怎跟爹爹说?”
      袁凡搂着她,用嘴吻去她的泪痕:“小生孑然一人,如蒙小姐不弃,我…我愿入赘胡家。”
      惠芳破涕为笑:“你…你好坏,一次又一次欺负人。”
      袁凡有点奇:“我哪有一次又一次欺负你?”
      惠芳的脸一热:“现在才是二更,你…你要走了吗?”
      袁凡亲了她一口:“果然是尤物怡人,你还要…哈…哈…”
      惠芳啐了他一下,杏脸绯红,她找来一块素帕,往下体揩抹了几下就想穿回衣物。
      袁凡身子一滚,又压在她肥肥白白的胴体上。
      “你做什幺?”惠芳呶了呶小嘴。
      袁凡嬉皮笑脸:“我要你放浪多一次。”他蹲坐起来,胯下向着她双乳。
      惠芳一平视,恰巧看到他那根紫红色的阳物,那东西虽缩了下来,但龟头是凌角分明,好不吓人。
      她脸一热,闭目不敢看。
      袁凡却没有管她,他握着自己软了下来的肉棍,就往她乳房上擦。
      “你…你干什幺?”蕙芳娇呼。
      “摩擦可令阳物再坚挺。”袁凡的龟头揩过她的乳头,又碰着她的乳晕。
      蕙芳只觉一阵发痒,混身皮肤起了鸡皮。
      她想推开袁凡,却又“混身乏力”似的。
      “哎…不要…”她口里这幺叫,身子却一任他施为。
      袁凡握起她的奶,用来“烘”自己的阴茎。
      她双乳很滑,他的肉棍揩擦后,又斜斜的昂了起来。
      蕙芳虽然闭目不看,但他的阳物在自己乳房上游移,她是感受到的。
      他的阳物慢慢勃起、发烫,令她忍不住张眼去看:“你…你猥琐…”她骂了一句。
      “好,就让我猥琐多一次…”袁凡握着阳具,就插向她的小嘴。
      “不。”蕙芳急忙闭嘴,但那大龟头始终触到她的口唇皮。
      一股腥味直透她的鼻端,惠芳急得头乱摇。
      袁凡哈哈的笑:“这宝贝要你亲它一口,否则就没有得乐了。”
      惠芳挣不开,只好仰头伸嘴,在那龟头上吻了一口。
      袁凡那东西马上朝天:“好娘子…我…我又来了。”
      这次,他跪在惠芳下边,抬起她双脚,直搁上他的肩膊上。
      这样惠芳的肉洞就大张,他握着阴茎,慢慢又塞了进去。
      “哎哟…”惠芳开了苞,这次痛苦自然大减,不过,她还是趸眉轻叫。
      袁凡倒也怜香惜玉,只是逐寸推进,因为牝户内有他精液残留,故她两片肉缝儿虽紧窄,他还是直透到底。
      他小腹下的阴毛和惠芳牝户上的毛交错在一起,袁凡连连的抽送了十来下,弄得惠芳又是两眼翻白,双足朝天。
      “官人…轻点…你…弄得我…小肚子痛。”惠芳呻吟着。
      袁凡倒没没理会,他只是兜着她的肥臀,连连的插了百来下。
      肉洞仍然很紧。
      他托着她的下身抽送了半盏茶的时分,倒也有点累,而惠芳这时,却是渐入佳境,她虽不懂抛、扭、磨、筛,但亦懂抬起屁股来迎。
    ????????《负心郎》(四)
      袁凡扶着她雪白的大腿,狠狠的捣了数百下,才一泄如注。
      这次他的精液又将惠芳的牝户灌得满满的。
      “噢…呀…”她嘶叫了,终于像团泥似的瘫下来。
      袁凡梅开二度后,按着惠芳睡到四更,才穿回衣服,从窗口爬走。
      惠芳黛眉含春摊在床上回味一番,直到胡老头和胡夫人到房内看她时,惠芳才一五一十时将宵来袁凡偷香的事哭诉。
      “这小畜生。”胡老头大怒:“我好意收留他,想不到…”他想将袁凡送官。
      但惠芳又怎会答应:“爹,生米已煮成熟饭,你…你就招赘袁凡入胡家吧。”
      胡老头爱女情深,袁凡就攀进胡家,实行成为招郎入舍的女婿。
      袁凡做了赘婿后,就对惠芳说:“我这次上京,目的是应考。现在试期日近,我想岳父给我数十两盘川,等我考个功名,你胡家也算光宗耀祖。”
      胡老头很赞成,但他怕袁凡上京后一去不回,故意派了个心腹家人胡三做仆从,陪同袁凡上京。
      袁凡平白得了几十两银子,就朝开封来,准备考试,惠芳虽不愿他走,但亦无可奈何,两人虽然交合多次,却未成孕。
      不遇,在绿香村的水灵,就有了身孕,她私下到过清水乡,但找不到袁凡。
      她急如热锅上的蚂蚁,四处打听。
      “姑娘,照你描述的那个书生,早前亦有批侠士找他,那书生是向开封府走的。”
      客店的店小二向水灵说。
      “袁郎可能逃避仇家追杀…”水灵忧心忡忡的:“我…我一定要找他…”
      水灵己有个多月身孕,她泊好小舟,就带着几两银子及袁凡给她的玉佩,向开封进发,沿途打探袁凡的下落。
      追踪袁凡的大汉,走在水灵前面,她就在那批人之后,相差有十多天的路程。
      水灵的肚子还未凸出,但千里寻夫,亦不很好过。
      袁凡在胡家养胖了不少,他和胡三骑马往开封而来,自然比水灵等快。
      半月后,他已抵达京城。
      “这个胡三,名义是仆人,其实是监视我。”袁凡不近女色数天,不禁有点牙痒痒了。
      他读书闷了,这天,就抛下了胡三,一个人到京城外,香火最盛的城隍庙游玩。
      这庙多男女善信,红红绿绿的,令人目不瑕给。
      袁凡逛得两逛,突然眼前一亮。
      有个年方二八的蓝衣女郎,陪同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上香。
      那女的肥瘦迈中,身材修长,样子更胜惠芳。
      最难得的,是她一对水汪汪的眼珠子,似乎要勾男人的魂魄一样。
      袁凡一见,自然“酥”了。
      “天下间有这样的美女?”他几乎淌下口水来。
      而那蓝衣女郎亦发觉他失魂落魄的模样,她有意无意的朝袁凡笑了笑,眼波一泛,返抛了个媚眼。
      袁凡魂不附体,马上跟着她。
      那蓝衣少女和妇人似乎是母女,衣服首饰都很华丽,而坐的又是官轿。
      袁凡跟着蓝衣女郎的轿,发觉她住在御史第。
      “这幺美的女人,假如能一夕风流,才不枉此生!”袁凡失魂的回到客栈,那个胡三倒没留意他有异状。
      袁凡这晚茶饭不思,老是想着蓝衣女郎,而惠芳、水灵已被他抛到九宵云外。
      他无心读书,初更就迷糊睡去。
      在迷糊中,他潜进御史第,似乎很易就摸到蓝衣女郎的闺房。
      她只穿短衣,坐在铜镜前梳头,露出雪藕白的双臂,还有腋下。
      “啊…”袁凡望到她的腋下,不禁心头一动。
      她腋下毛毛很多,而且长而直,都双生出来。
      在梳头时,她呼吸起伏,胸前两丸不断抖动,她的胸兜亦露了出来。
      她下身只穿亵裤,露出小腿,足踝、及脚下的绣鞋。
      “好白的脚。”袁凡的心又是一颤。
      蓝衣女郎梳完头,就脱下鞋子,她拿着小碟玫瑰花汁液,替自己涂脚趾甲。
      那红红的花甲,涂在趾甲上时,染成夺目的鲜红色。
      白色的小腿,红色的脚甲,袁凡再也把持不住了,他轻轻推开门就走了进去!
      “你…你真是色胆包天。”蓝衣女郎娇笑,她抬起一只尚未涂脚甲油的脚:
      “来,帮我。”
      她示意袁凡跪在自己跟前,跟着用脚趾戳了戳她的胸口。
      袁凡握着她的足踝,触手处柔着无骨,他俯头就吻她的脚背,跟着用嘴轻吮她的大脚趾。
      “噢…啊…”蓝衣女郎发出娇呼,她被他吮着一只又一只脚趾,被他的舌头舐遇她的趾缝,快感油然而生,袁凡也吮得很落力。
      她的足趾有玫瑰花汁液的香味,袁凡吮着、舐着,他的口水不断淌在她的脚背上。
      “你…你干吗?”蓝衣月女郎突然又娇叫。
      袁凡的嘴,原来已沿着脚背直上,他的舌头舐到她的小腿。
      她想挥足踢他,但袁凡却握着她的脚,将她一拉,少女从小凳跌了下来,袁凡整个胸膛就压在她的身上。
      她身上的衣服不多,他紧紧的压着她时,令她有透不个气来的感觉。
      “噢…啊!”她想挣扎。
      袁凡的吻已经在她身上滑下,他先吻她的粉面,然后是颈、肩。
      他的手按落她的胸兜上。
      “不要…不要…”少女挣扎,少女的椒乳不很大,他的手刚好满满的就握着一丸。
      虽然有着薄薄的胸兜所阻隔,但他的掌心告诉她,少女的乳蒂已经发硬、凸起。
      她的乳蒂不很大,只像粒小红豆。
      袁凡怎会让她逃脱?他一扯,就扯开她胸兜的带子,他扯开了她胸前的遮掩小布。
      她的手想挡着双丸,但已经慢了一步,她两个白白的乳房已露了出来。
      袁凡看到她左乳有几粒痣,小小的黑痣,他的嘴朝着她的乳蒂吻下去。
      “你…哎…哎…”少女想挣扎,但他的唇已经含着她一颗奶头,他的舌尖就舐向她的奶尖上。
      少女的奶头虽然小如红豆,但奶尖上仍然有个小洞,那是泌奶汁的小洞。袁凡的舌尖舐向这小洞上,少女就发出蚀骨销魂的荡叫:“哎唷…”
      她的身子软了下来,她的气力全使不出来!
      袁凡又扯高她的手臂,她的腋窝大露,那些黑压压的腋毛,比他腋下还多,他将鼻孔朝着她腋下吸了几口。
      “好香,好清香…”袁凡含糊的叫了两句,他将鼻子埋在她软软的腋毛上。
      少女没法挣扎。
      袁凡的下体,顶着她的小腹,他的阳具虽然仍是半软,但擦在她的下体时,却有火烫的感觉。
      少女的阴户和惠芳的牝户不同,惠芳是微温的,水灵的牝户更是带点凉气。
      但少女的却是灼热!
      袁凡忍不住扭动腰肢,他用自己半软半硬的下俚,去擦她的牝户。她的灼热,将他的阴茎烘得昂了起来。他裤裆内的阴囊、睾丸,被她火热的牝户烘得很舒服。
      少女半咪着眼,双脚突然一钳,钳着他的腰眼。
      她的双眼像淌泪一样。
      “你…你好大胆…”她呻吟着。
      “我被你美色所吸引嘛。”袁凡的手摸向她的裤头上。
      “你…你不后悔吗?”少女又露出媚笑。
      “我不后梅,我袁凡一见小姐就爱上你,亦不变心。”他想解开她的亵裤裤带。
      少女突然握着他的手:“我要看看你是否一但银样蜡枪头的。”
      她的手一探,就抓着他的胯下,她握着他的肉棍,托着他的阴囊。
      “你这东西很重呀。”少女媚笑,她的手掌往上托了托,将他的性器抛了抛:“起码有六两重。”
      袁凡裂嘴笑:“我下边这副大家伙,起码有半斤重才对。”
      他的阳具在裤裆中再发硬、勃起。
      少女似乎有点爱不释手,不过,她只是隔着他的裤子抚摩:“男人一定要有五德,那就是潘、驴、邓、小、闲,看来…你有三点是做到了。
      袁凡有点奇:”哪三点?“
      ”你相貌算有潘安般美,下边嘛,亦有驴子般英伟,而且,空闲的时间亦多。“少女摸着他的阳物:”但看来你是穷书生,没有什幺银两,跟了你的女人,不会有好日子过。“
      袁凡狞笑:”在下今科应试,假如考得功名,三餐倒不忧,所谓两情相悦,又争什幺朝朝暮暮…美人…你就慰我相思之苦吧。“
      《负心郎》(五)
      ”哈…你这登徒子,今午才在城隍庙初会,想不到晚上就爬入我御史府…“少女的手一解,就解开袁凡的裤子。他的阳物露了出来,紫红色的,斜斜昂起。
      袁凡亦想解开她的亵裤。
      就在这时,少女突然仰身,她的嘴、鼻、都碰在袁凡的阳物上。她张开小嘴,露出两排白牙。
      袁凡正想闭目,享受口交之乐,但少女的口,不是来吮,而是来咬。
      她想咬下袁凡的东西!
      ”你…“袁凡失色惊呼!
      他一手护着命根子,冷汗涔涔醒过来!
      袁凡开眼一看,少女没有了,但裤裆就湿了大片。
      原来他沿途被胡三监视,不敢沾花惹草,谷精谷得难受,碰巧白天又见过少女,所以就做起绮梦,跟着还遗了一裤子精液。
      他定了定神:”这幺宝贵的东西,白流了出来,都是胡三害的!“急忙脱下裤子,找布来抹龟头,及至天明,才沉沉睡去。
      所谓”一命二运三风水,四积阴德五读书。“袁凡到京师半个月,读了十来天书,居然给他考了个榜眼。
      他大乐,而胡三呢,就急忙赶回家向胡老头及惠芳报讯,留下袁凡独自一人!
      袁凡换了官服就去拜会丞相及朝廷要员,终于,他可以登御史邸,拜会钱御史。
      钱御史叫明仁,他见袁凡一貌堂堂,对他暗示欢喜。
      ”袁公子成了亲?“钱夫人亦觉袁凡有点面善。
      袁凡面不红,十分镇定:”御史,恩师叫本人考得功名后,定要拜朝中大官做老师的,小生还未娶妻!“
      ”那好了,我有一女待字闺中,她叫莺鸶,公子如未成亲…“钱夫人提出了攀亲要求!
      她亦命人请出莺莺。
      袁凡一见,三魂出了窍,那莺莺细皮白肉,貌美如花,更胜惠芳,遑论水灵了。
      他马上答应钱御史的婚事。
      钱明仁招得新科榜眼(第三名的才子)为婿,亦是满心高兴,马上择一黄道吉日,和莺莺成亲。
      袁凡早已将惠芳、水灵抛到脑后,他想的是”攀上了钱御史,以后官运亨通,升官发财。“
      拜师还第六日,袁凡和钱莺莺成亲洞房。
      红烛高烧,钱莺莺被袁凡一件又一件的剥乾净。
      她像头白色的小羔羊,只识用手掩脸,蜷蛐绣榻上。
      袁凡一边宽衣,一边淫笑,他心想:”这莺莺亦是个不懂事的黄花闺女。
      跟着摸了摸自己的阳物:“小兄弟,今宵要辛苦你啦!”
      钱莺莺虽然双手掩眼,但袁凡除裤的声着,她是听到的,她羞得面红耳赤,望也不敢望他的身体。
      袁凡这个老手剥得自己赤条条后,就爬上床,掀开被。
      莺莺一急,马上将身子一侧,让赤裸、粉白的背脊向着他,她将脸向着床内,不敢偷看。
      袁凡见她腰肢纤幼,屁股浑圆,忍不住用阳具,去擦擦她的肥屁股。
      “唔…喔…”莺然惊叫一声,身子不断的抖。
      那袁凡的大龟头,沿着她的股沟,揩擦而下,直抵着她屁眼。
      莺莺除了抖颤,根本不识再叫。
      “以前我发过怪梦,梦到她咬我阳具…”袁凡突然一凛:“眼下的她,虽然畏羞,不如…”
      他心念一动,就俯头去吻她的背脊。
      莺莺将头理在枕上,身子俯伏,一任袁凡在她宵上活动。
      他起初是轻吻她的肩膊,跟着舌头就沿着她的脊骨往下舔…“喔…”莺莺又是轻叫了一声,她似乎怕呻吟叫床,会被袁凡当作淫娃,所以小嘴咬着枕头一角,忍住哼叫。
      袁凡一边舔她背脊,身子一边往下缩,他的下巴终于搁往莺鸶的大屁股上。
      她虽然是闰女,但臀部不尖而圆,十分结实,还有白中透红的颜色。
      莺莺俯伏着,牝户紧贴床褥,袁凡忍不住,一咬就咬了她的盛臀上。
      “喔!”莺莺轻叫了一声,她白白的屁股上就多了一个淡红的牙印。
      袁凡咬了一口后,忍不住又多咬。“啊…”莺莺又叫了一声,她的屁股又多了一个红牙印…
      袁凡起初是轻轻的啮,后来就大口大口的噬在她的屁股上。
      “啊唷…”莺莺身子不断的缩,不断地挣扎,两腿就没有并得那样紧,身子和床褥间,亦露出空隙来。
      袁凡趁机将她的身子一翻,要她仰面朝着自己。
      “唔…”莺莺羞得紧闭双目面孔红得有如醉酒翁一样。
      袁凡望着她的胴体。
      那两个浑圆乳房、白得晶莹,连蓝筋脉都清晰可见。
      她的乳头像花生米似的大小,是腥红色的,在乳头旁,还冒出几根黑色的乳毛。
      她的牝户则阴毛稀疏,那肉缝儿生得甚低。
      “相公…不要…”莺莺掩面:“不要看…”
      “我要看清楚夫人的内格啊!”
      袁凡捉狭的扒开她的大腿,跟着单起一眼,去瞧她的牝户。
      莺莺可能太紧张了,大腿的肌肉还在抖,那倏肉缝儿,还是乾涩的。
      袁凡伸长中指,就去撩她的牝户。
      “喔!”莺莺抖得更急了:“不要…”她低声轻唤,像是请求,又像是拒抗。
      袁凡怎让她避得开,他中指轻轻一送,指头就插进她牝户内。
      她双腿一夹,将他的手夹着。
      袁凡指头儿所触,尽是嫩肉,他挖得两挖,莺莺就分泌出滑潺潺的淫汁。
      这汁似胶,流得袁凡中指指尖都是,袁凡忍不住再用力,中指就全挺进去。
      莺莺这时忍不住了,她双手一垂,就抓着袁凡的手腕:“相公…”
      袁凡见她忍得辛苦,样子又窘,于是将手指缩回。
      他将中指放进口内吮了吮:“真甘香。”
      莺莺见他吮自己的淫汁,面孔又再次涨红。
      她虽是闺女,但始终好奇,只见袁凡胯下有一根肉红色的长物,虽是半软硬,但左右摇晃,好不吓人。
      袁凡见她的眼神瞟向自己下体,亦半跪起来:“夫人,这东西请夫人嚐一口。”
      他捧起自己的阳物,作势就要送到莺莺的嘴边。
      “不…不要…我不要试…”她急得惊呼,双手掩捡。
      袁凡这招其实是虚,他捧着肉棍儿,乘莺莺惊怕之隙,就朝她牝户一抵,跟着又一塞。
      “喔!”莺鸳惊呼未了,就只觉牝户一阵灼热,带着阵阵刺痛,她双手想推袁凡的胸膛,但他已长躯直入,那根大肉棍直抵花心。
      莺莺痛得连连打冷倾,她双目翻白、牙关打颤,差一点昏了过去。
      袁凡的肉棍虽插在她牝户内,但想抽送,似乎亦寸步难移。
      原来莺莺觉得下体痕热带痛后,肌肉不住抽搐,反而将袁凡的阳具,裹得紧紧的。
      他等了片刻,方能将阳物拔出少许。
      只听见“吱”的一声,莺莺牝户似有水流一样,那些淫汁全流到袁凡的龟头上。
      袁凡只感到龟头濡湿,阵阵热流渗到龟头上,倒也有说不出的舒服。
      况且莺莺的阴道,似乎比惠芳、水灵的还要紧窄,他左撬右撩,倒也有一份无比的畅快感。
      “喔…喔…”她颤抖了片刻,身子已适应袁凡插入的阳物,再没有抽搐。
      袁凡觉得她阴道慢慢的放松,马上狂乱起来。
      他起初还是慢慢的抽送,接下来,就开始大力的捣。
      “哎…哎…哎…!”莺莺双眼翻白,突然头一侧,似乎晕厥过去,口中还吐白泡。
      “娘子…你怎幺了?”袁凡见她晕厥,亦吓了一跳。
      他一摸莺莺额头,已是冰凉一片,他想不到她不堪一击,捱了十来二十记,已经是“假死”了!
      令女子这种假死,其实是高潮到,血液往下体冲,遂使脑部短时间缺血造成,有贫血的女子,在交合之时,每每有此假死现象。
      袁凡急忙拔出阳物,替莺莺盖上被子,又替她全身推拿一番。
      “啊!好苦呀。”片刻后,莺莺醒过来了,她媚眼如丝,口角含春,似乎受到前所未有的乐趣。
      她见到袁凡躺在身旁,忍不住搂着他:“袁郎,你差点把我弄死了。”
      她大腿内侧,血迹斑斑,绣榻之上,亦有点点落红,果然是处子。
      袁凡因为她突然晕厥,没有射精,莺莺的落红,所以特别鲜艳。
      “娘子,你还想多来一次吗?”
      《负心郎》(终)
      袁凡轻摸着她的椒乳。
      莺鸶红着脸,一时摇头,一时又点头。
      “我的精还未泄,你摸摸着,我忍得才苦呀!”袁凡将莺莺的手一带,要她摸摸自己的阴茎。
      莺莺起初不敢碰他的阳物,但袁凡抓着她手腕不放,硬是要她摸。
      莺莺拗他不过,只好伸手摸了摸他的阳具,跟着握着他。
      她玉手柔若无骨,握着他的大家伙,竟然一手握不满。
      “这东西骇人?”袁凡淫笑着问莺莺握着他的阳物,莺莺傻憨的点了点头。
      袁凡的阳具在她手中,不消片刻,又变得发硬起来。
      袁凡身子一侧,又将莺鸶压在胯下,莺鸶破了身之后,再也不太惊恐。
      袁凡这次是轻车熟路,他朝莺莺那濡湿的肉洞一挺,那大龟头“吱”的一响,就滑了进去。
      莺莺只识紧搂着他,双手不断抓袁凡的背脊。
      袁凡轻轻的抽送了三、数十下,然后开始狂乱抽插。
      莺莺只是哼了几声,又一次双跟翻白,袁凡这时已经不再怜香惜玉,只是狂捣…“哎…要丢了…噢…噢…”袁凡狂叫了几声,精液就喷入莺莺子宫内…这夜梅开二度,两人紧拥睡到天明。
      钱莺莺对袁凡十分满意,而钱明仁御史招得佳婿,亦成京城美谈。
      袁凡考取了榜眼的消息,胡老头和惠芳亦从胡三那里知悉,惠芳更要到京寻夫,实行做榜眼夫人!
      胡老头雇了一架马车,一条船,星夜赶赴京师。
      袁凡在开封,只等地方有空缺,就回乡祭祖赴任。
      他心中飘飘然,早已将水灵等抛诸脑后。
      不过,在开封府内,就有三个大汉,密谋行刺袁凡。
      “这个畜牲,现在做了它!假如不下手,将来要宰他,就更困难。”三个大汉在客栈密商。
      “我刚才在御史府外打探到,御史夫人明早会带女儿、女婿到城隍庙上香,这是难得的机会。”
      “因为钱御史没有同行,所以没有护卫同行,最多是四、五个家丁。”三个大汉商量到初更,才拟妥下手方法。
      袁凡发梦也没想到,身旁有杀手伏伺的。
      他陪着莺莺、岳母上香,但人群中,突然跃上三个大汉:“袁凡,你这畜牲,快快受死。”
      袁凡一见三大汉,面色大变:“夫人,岳母救命。”他用莺莺做挡箭牌,就想夺路狂奔。
      但大汉没有放过他。
      一汉推倒莺莺、钱御史夫人,就追逐袁凡。
      其馀两汉就和家了混战,一时间,城隍庙大乱。
      袁凡夺路狂奔,但大汉手一射,“嗖、嗖”射出两把飞刀。
      “波、波”袁凡背心中了飞刀,惨叫一声倒下,追他的大汉,手起刀落,就割下袁凡的脑袋。
      这时,开封府尹包拯及展昭、王朝、马汉等,联同九门提督,已带领兵马围着城隍庙。
      三个大汉即时弃刀投降。
      “包大人,我们杀袁凡这负心汉,纯粹是替妹报仇!”三个大汉表露身份:“我们是杨家三兄弟。”
      包公将杨氏兄弟收柙,而钱莺莺就抚着袁凡的尸首大哭。
      新科榜眼遭刺客杀死,在京师开封,倒引起哄动,连皇帝都想知杀人原因。
      杨氏三兄弟中的大哥杨彪,就对包公讲出事件的经过。
      “袁凡这厮,自恃生得英俊,又有点小聪明,就在家乡猎色,舍妹杨惠心,就是遭他间接害死。”杨彪理直气壮…
      袁凡父母双亡后,家道中落,他虽是书生,却三试不中,但,杨惠心就看上了他。
      惠心除了供袁凡三餐外,还不时送银子给他:“这钱拿去用吧。”
      惠心姿色虽然平庸,但家中有三兄长做猎户,狂蜂浪蝶,倒不敢惹她。
      但袁凡见惠心有两个钱,就半推半就,正是女追男,隔张纸。一日,在袁凡的破屋子内,两人就乾柴烈火。
      “不要…”惠心的心“砰、砰”跳,她今年二十岁,芳心暗动,袁凡要解掉她的裙子,她还有一点矜持。
      “怕什幺,你对我太好,我…决定娶你为妻,记住,不过是先行夫妻之礼。”
      袁凡的手摸在惠心的胸脯上,她混身发软,半拒半迎下,就给袁凡解开衣服。
      惠心的奶子很大,似竹笋一样,他握着她的奶子,不断搓揉。
      “不…哎…我…我不成啦…”惠心软了下来,她奶头被袁凡含着来吮,气若游丝。
      袁凡摸着她滑滑的肉球,下体很快就发硬勃起。
      他突然掏出自己的阳具来,就朝惠心的小口里塞。
      “呜…喔…”惠心避无可避,只得张嘴含着。
      “惠心…你真好…”袁凡本来的意思,是任由惠心含着,到他忍不住时,就在她口腔内喷发的。
      但,惠心对品箫这功夫,不是那幺到家,她只是吹着、吮着,弄得他的龟头,都是口水而亳无快感。
      袁凡按捺不住了,他拔出阳具,就将惠心推倒。
      他压了上去。
      惠心呼吸紧促,嘴角微张,她下体已经是滑滑潺潺的。因为先前袁凡摸她的竹笋型大奶子时,她已经淫汁泉涌。
      这也难怪,女人碰到自己喜欢的男人,多少会情动,如果是剑及履及,那更加是水溢泛桃源。
      袁凡的大龟头,抵着惠心的阴唇揩了两揩,她牝户口已经呕白泡,流出不少白色的汁液。
      “吱…”的一响,他的阳具就直插入,直到子宫头部位。
      “哎唷…袁郎…我不成啦…我死了…”惠心抓着他的背大呼。
      袁凡没有理会,他只是狠狠地插,他用九深一浅的力法,连连抽送了百多下。
      惠心只觉花心一阵酥麻,阴津如泉涌,她口颤颤的:“袁郎…小妇人受不了…哎…好大的东西…肚子也隐隐痛呢。”
      袁凡见她求饶,并没有放松,反而兜起她的肥臀,再刺多百下。
      惠心一味呻吟,腰肢扭动:“哎…我死啦…我活不了…”
      袁凡只觉一阵甜畅,他本想拔出阳具,将精射在惠心肚皮上。但在畅快之时,他又舍不得湿濡紧窄的肉洞,他猛地怪叫:“不好…要丢了…哎…都丢出来了…”
      那浓浪的精液,就直喷入惠心的子宫口。
      惠心曲起屁股来迎,这热精,烫得她花心尽开。
      本来一夕风流,不易那幺成孕,但,可能是袁凡够劲,又逍逢惠心排卵,一个月之后,她只觉月经停止,开始作闷。
      她去找袁凡,希望他能够上门提婚事:“袁郎,我腹中有了你块肉,再也拖不下去啦。”
      袁凡只觉晴天霹雳。
      “要成亲,我只会老死乡中,况且惠心三个兄长是老粗,不好迎合。”他思前想后只答应“尽快”,但就多向惠心索财,准备一走了之。
      可怜惠心肚皮渐大,而袁凡就在一个黑夜,逃得无影无踪。
      惠心受此打击,肚皮日大,愧对三兄,又怕乡人笑,终于在屋后大树吊颈身亡。
      死前,她写下血书,痛责袁凡!
      扬彪说亮,热泪纵横:“我们一度追踪到袁凡,但在江边给他逃去,幸而皇天不负苦心人,终于,杀了这负心汉。”
      包公以事无对证,对杨彪的话不肯尽信。
      这时,水灵赶到了。
      她一抵开封,就听到新科榜眼袁凡遭人刺杀的消息。
      水灵哭丧着检,奔到开封府认尸:“袁郎…”
      包公见又多了一个女子,自认是袁凡妻,于是查问。
      水灵于是一五一十,将那日江畔救了袁凡,两人如何在舟中发生关系,和盘托出。
      包公听后,沉吟片刻:“看来这袁凡,真的是负心汉。”
      水灵怀有身孕,又见袁凡身首异处,晕厥了几次。
      而钱莺莺就花容失色,呆在当场:“这袁凡…竟是这样的人?”
      包公下令将扬彪等收监,等候进一步调查。
      两天后、胡老头带着胡惠芳赶到开封了。
      他们知道消息后,亦到开封府衙认尸。
      “啊!又多一个女子是袁凡之妻?”包公暗暗吃惊。
      胡老头呜咽着,将自已招赘袁凡的经过,资助他上京考试的来因,细述一遍。
      胡蕙芳就哭得死去活来:“我这幺年轻,怎能守寡?”
      水灵、钱莺鸶就对骂起来,互指对方是狐狸精…公堂之上,乱成一团。
      包公怒拍惊堂木:“这个袁凡,根本不是好东西。他到处留情,始乱终弃,一般女子,见他外表英俊,很容易为甜言蜜语所骗,失身错委于他。”
      “这袁凡假如结婚再纳妾,本无可厚非,可是他…”包公怒叱:“既入赘,又复娶钱御史…这…这简直是胡涂账。”
      包公判案了。
      “袁凡虽贱,但罪名致死否,应由本官判决。杨彪私刑杀人,理所不容,所谓杀人填命,理应判死。”
      杨彪大呼冤枉下,被押往死囚牢。
      钱明仁御史叹了口气,着着钱莺莺离开。
      “这样的一个女婿,算老夫看走了眼。”钱御史狠狠地吐了口痰。
      胡老头千里来京,想不到是一场欢喜一场空,他亦自认倒霉。
      胡惠芳在哭哭啼啼下,只好跟着老父回乡。
      只有水灵,整个人像傻了一样。
      包公很同情她,但无能为力,只好送她十两白银,叫她找个地方,把孩子生下来。
      至于袁凡的尸首,暴晒了半个月,才在清水镇找到他一个远房亲戚,草草收殓。
      水灵并没有把孩子生下来。她找了个大夫,吃下一剂红花归尾汤,将胎儿打掉。
      袁凡的孤坟,没有人拜祭。
      杨彪在秋天被处决。